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一的博客

起风了,我还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梅一 ,曾用笔名:兰心梅韵。女, 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诗歌协会会员,市作协理事。痴爱诗歌,现代诗为主。诗歌入选《当代千人诗歌》(精华卷),《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等。作品散见《阳光》、《大沽河文学》等及各报刊杂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月,桃花上的血  

2017-03-26 21:06:52|  分类: 屐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桃花上的血
文/梅一

    今年,总有倒退的时间打劫人们的神经,把这个春天吓得颤颤惊惊。
    倒春寒,让罹病和年老体弱者做了春天的补丁,这个三月注定是不平常的;黑暴力,让一朵桃花哽咽、流泪、流血,这个春天注定是需要自首的;面对畜生的猥亵,是该追究一把刀子的罪过,还是该拿起刀子痛快地补上几刀?!
    如果不是一篇《刺死辱母者》的新闻刷屏,或许,我会把三月的罪责减轻几分,为一场倒春寒丢下伤感的文字后,我会逮住几段春光,给桃花的脸颊硬性地补上几朵红晕;如果不是正义被所谓的法律捆住手脚,一位血性男儿被无端拷打逼问,我会冷静地展开思绪,用笔端的暖阳照亮阴翳的天气。

    可是,我不能。
    我不能再用浅吟低唱的诗歌欺骗自己,不能再用温婉一类的词语麻醉春天,不能再冷静地找寻被春天删除的情节。面对网页上传来的苦难,醒目的标题下极端的凌辱,我想问问隔年的卷宗,在这铺天盖地的证词和愤怒里,在这即将大白于天下的案件落下帷幕之前,你还能那么坦然和镇定?谁还能以桃花的模样巴结春天,谁能还桃花以端庄和尊严?!

    虽然谁都不愿意复习一场暴力遗下的血迹,这是去年春天的暴力,但是,为了正本清源,还是让我们跟随一篇文字再次走近去年的四月,走近一场以催款名义的暴行,让时间脱去一群兽的人皮,还他们以畜生的原样。
    苏银霞,女企业家,因资金周转不开,铤而走险借了高利贷。135万元的高利贷,月息10%,她在支付了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元的房产后,就再也无力还清欠款。
   于是,放高利贷者找来了一帮“暴力催债人”,从11位催债人开着卡车拦住苏银霞的工厂大门开始,就埋下了一场暴力的地雷。殴打、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等极端手段侮辱。说真的,我真不想用极端这个让我揪心诅咒的字符,可是,唯有这些字符才能记录或者说出背后的真相。至于怎样极端,相信每个人都看到了网上的描述,我不想赘述。
  只是,我不知道这些畜生如何在跟他们自己的母和亲姐妹一样的女人面前如此猥亵?难道他们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难道他们还没有进化到人类,只有畜生的本性来羞辱自己的同类?!而当自己的母亲一次次受辱,被几个人控制的儿子亲眼目睹这样的场面,他的内心是怎样一种愤怒?他试图反抗救出自己的母亲,他被掌掴,他还是个22岁的孩子啊,血气方刚却亲睹母亲受辱整个过程,2对11是极端的弱对强的数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相信这个儿子有着最深刻的体味!
  人民警察来了,他们依然没有得到庇护,一句轻描淡写的“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人民警察来了又去,让弱者更弱,暴行者更加嚣张;而每次都是警察离开的时母子重陷侮辱的牢笼,难不成,这是预留的时间?所以,儿子在警察尚未离开时候,选择了带着母亲逃走,试图逃离这人间地狱,被拦截时他摸到一把水果刀,混乱中刺了出去,造成一人死亡,两人重伤。

    法院一审判决:于欢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伤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判无期徒刑。

    这是去年四月的案件,今年二月的判决,我是坐在三月的黄昏里读到的。
   打开阴了数天的心情读完三月的桃花,才打开手机浏览新闻,我睁大眼睛一遍遍看着这则报道,试图从报道里找出于欢这位年轻人犯罪的证据,可是,我没有找到,相信很多人也没找到。难道这么多人都眼睛瞎了?我不是司法者,也无意冒犯司法者,只是找不到文字内外犯罪的字眼!
    铺天盖地的文字在分述这件事情,那些正义的让人欣慰的文字那些,那些让好人坏人分摊认领的文字,相信好多人面对那些文字,都会抽出藏在骨头里正义的尖刀,刺向猥亵的畜生,刺向扭曲的人性!

    写到这里,我仿佛听到有人说,于欢,你错了,桃花上有血,你沉默或者擦去都行,要学会正确处理冲突,不要自找麻烦。写到这里我想骂人了,用从不出口的粗话骂出来,因为你不是那个受伤的桃子,那朵桃花不是你的母亲!
    四月,也有好天气的,可为何那么多的巧合,让一朵桃花一次次受辱?强加给桃花的艳闻说辞太多,你可知地沟里到底有多少蛆虫?桃花长成了桃子,人人争而食之,谁知道根的努力,桃树的苦累?借给桃花几缕春风的人,背后放着多少盛桃的筐子?那是不是蔑视践踏法律的筐子?我亦不去评论斤两的多少,相信每个人心底都有一杆秤,我只想某些人能先用它秤出自己少的可怜的良心!
    真的要感谢南方周末的记者王瑞峰,你是好样的!是你,用正义的字符捧出受伤的桃花,还事件以本色;是你,站在春天前面,挖出隐藏冬天的枝枝节节,挖出一段段发芽的痛点。
    要我说,于欢,你该把刀子磨的锋利些,让禽兽一刀毙命,也来个畅快,我说这些也是愤怒至极所言,不能当真去做。毕竟这个社会还是有法律束缚的,还是有太阳照耀三月桃花的,还是有大多数人长着正义的眼睛的。

    三月的雨,让桃花上落满了泪;一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唱着爱恨轮回;祖国之大,逃之夭夭灼灼其华里,只希望,万亩桃园里都不再饮泣、流泪、流血的桃花。
   我们期待二审判决还于欢一个新的裁决,毕竟,在人间,春风走了还会回来。

                                                                                                      梅一于2017年三月26日晚20:50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